野性祁连越野跑春季训练举行

  • 2020-04-27 10:42
  • 0

20200427_103437_000.jpg

山里的春天来的晚一点。

西行的路是遥远的路,至难的路,同时也是唯一向上的路,升高的路。

西行的路是日落的地方,是雪的囤积地,是白云与乌云交替占领天空的西部高地。

高地匍匐着草场,养育着牛羊,奔腾着河流,庇护着帐篷,村庄,田野和一座座相连的城市。

正是这升高的路,才是我们亲近祁连山的路。

20200427_103437_003.jpg

这条路,一年四季同时存在,冬季漫长无尽,春天短暂即逝,直到农历六月,夏季才跚跚来迟。祁连山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律,它已经存在了几百万年,它如微笑的国王,拈着羊群的微笑

拈着断流的河微笑,拈着废弃的草场微笑,坐在最美的风景中心。仿佛一个信仰,等待那些遥远的民族,电影般汇聚在这里。倾听时间!你不要急,在时间面前,你是什么?

20200427_103437_004.jpg

2020年4月24-26日,野性祁连越野跑春季训练在冰沟河举行。赛季到来前三个月,我们陆续开展志愿者培训和训练,这其中包括赛道试跑,山径修整,隐患排查,路线熟悉等多项内容。

我们尊重祁连山,我们以这片纯美原始的环境为时尚,它是我们星球上野性尚存的角落之一。

祁连山是中国西北历史的江湖,一个胜利与失败、进攻与退缩、迁徙与定居、沙漠与绿洲、河水暴涨与断流、民族纷争又共融一体的江湖。

多少年过去了,当丝绸之路成为荣耀,这里依然是迁移的摇篮。今天依然有为数不少的藏族、裕固族、蒙古族、哈萨克族游牧人生活在祁连山的各个角落。汉藏语系和陶尔泰语系这两大亚洲语系在这里都已齐全。



自然的法则是修养包容才能生生不息,山不匆忙,它总是以神示的诗篇,不动声色地显示着威严,展示着草原游牧的梦想与力量。在我们刚刚经历了一个疫情的冬天,自然环境得到了休养生息,现在正是一个纯净的初始点。


病毒迫使我们去开始那些早就想着手去做的事情。我们减少飞行,降低了消费,减少浪费也减少了工作量。对有创造力的人来讲这是一个创作时间,过去二十年里都不曾有过的创作时间。

隔离迫使我们放慢仓促的脚步,给予自然喘气的时间,然后小鹿们就来到冰沟河景区作客了。原来,这世界不是为人类而生。

20200427_103437_007.jpg

请不要轻易遗忘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灾难。我们需要的是反思,因为贪婪而对地球所造成的伤害。我们鼓励我们所有的朋友都来积极参与“尊重山脉”实践,保护我们的山脉,降低人类的影响,让我们都有机会享受到地球上最美的东西——自由的野性。 

20200427_103437_008.jpg

两个月后,这里将是一片马兰花的海洋。春天来了,牧人的脸,被渐渐绿起来的草地,突然照亮了。春天是新的,草地是旧的,青草依然散发着永恒不变的草香。

野性祁连越野跑志愿者蔡国忠

野性祁连越野跑联合创始人,赛事总指挥袁玮表示,在野性祁连迎来五周年之际,回首赛事的发展,最大的财富是收获了宝贵的朋友之间的友谊。这些朋友或许是志愿者,或许是参赛者,或许是媒体,赛事协办方……他们都是曾经给予野性祁连帮助的朋友。

山与山不相遇,人和人会相逢。这是山与山体育创立的源流。因此,山与人的联系是我们人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一环。保持野性、坚持野心、祁连野行,这是野性祁连越野跑的中心,也正是因为我们坚守纯正的野性,才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朋友们的认可和欣赏,野性是无法用金钱换取的,并且会愈来愈稀缺的财富。

    野性 我们 祁连 越野 训练 春季 举行 一个 时间